不和平鸽

日常被阿瓦达索命☜

【藕饼】论怎样成为天庭最受欢迎的男神仙

食用须知:


时间为封神之后


参考过《封神演义》殷夫人是一家五口中唯一没有飞升成仙的,所以只能让她在地府过好日子了



  

01.



  哪吒最近十分暴躁。



  

    据殷夫人推测,哪吒之所以心情不好,是因为“天庭最受欢迎男神仙榜”上他不是第一。



  

   “我们家吒儿啊,表面上吊儿郎当的,实际是最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的……”殷夫人此时坐在奈何桥边,有牛头马面的殷勤伺候,春风满面地看着孟婆强行给一个正大声哭嚎的鬼魂灌汤。孟婆敷衍地点头称是,心里却忍不住思索道:我怎么觉着元武将军心情不好是因为华盖星君得了第一呢?



  

02.



  恰逢蟠桃盛宴,漫天神佛汇于瑶池,热闹非凡。“小爷受不了啦!”一个清朗的少年声线突然爆发在瑶池一角,惊得众神皆向声源处张望起来。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少年将军满面怒色,一旁矮矮胖胖的仙人慌慌张张地向看望他们那个方向的仙友赔笑道:“着实不是故意惊扰各位,对不住,对不住。”边说边挥舞着手中的拂尘隔绝那些好奇的目光,一把扯住少年的红袖,冲他挤眉弄眼:“你个死娃儿你吼啷个大声爪子!”



  

    这二位便是随父出征刚得胜归朝的三太子哪吒以及他的恩师乾元山太乙真人。



  

    “我就是生气。我刚回来连铠甲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跑去找他,结果他倒好,被一群聒噪的女人围个里三层外三层,跟我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还说让我去找他踢毽子呢。都是假的!”少年郎的红发凌乱,有几缕被汗水浸透的发丝贴在脸上,线条分明的脸庞上隐有怒气浮动,把那眼底的桀骜也催得生动起来。铠甲还套在贴身的红衣外,混天绫受主人情绪影响,开始不安地游动。



  

    到底是鲜衣怒马,轻狂无两。



  

    太乙真人沉默了。他总觉得他的亲亲徒弟是在炫耀自己的对象是个绝世无双冰美人。于是他又联想起哪吒出征时,那一帮数量娉美天兵的仙子各种讨好他就是为了获得潜入哪吒宫殿的方法,守株待兔好把生米煮成熟饭。“像上仙那样高高在上哪是我们敢靠近的呀,只好暗暗地恋慕他了。”“说人话。”太乙真人无情打断面前捂着红透了的脸扭来扭去的小仙婢。“上仙看着好凶我不敢向他表白。”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哪吒表面上没有敖丙受欢迎的原因了。太乙在心里叹了口气,拎起桌上的两壶仙酿,递给徒弟一壶,仰头就把另一壶的酒往自己嘴里倒,连吞两口后满足地砸巴砸巴嘴,感叹道:“爽啊!一醉解千愁!来,傻徒儿,陪为师喝两口,喝醉了就啥子烦恼都莫得了。”话音未落就又开始往自己嘴里灌酒。“一醉解千愁……”哪吒盯着酒壶若有所思,也学着太乙的样子举杯豪饮。溢出来的酒顺着棱角锋利的下巴淌下来,滑过修长的脖颈,没入了衣襟,把那一片麦色的皮肤都沾成亮晶晶的一片。



  

    路过的仙子们在一旁偷窥得面红心跳,手挽手大喊:“上仙好帅!”



  

03.



  宴会开始时,各路神仙纷纷入座。托塔天王的眼皮跳了跳,直觉得不对劲。他偏头问身后的金吒:“看见你三弟了吗。”金吒摇了摇头:“只看见三弟一入南天门就奔着华盖星君的住处去了。”路过的仙婢热心地出来解答:“三太子宴会前就醉了,华盖星君扶他回去休息了。” 李靖皱眉叹道:“胡闹。”金吒笑笑:“三弟长大了,做事有分寸的。”只希望敖丙别出事,陈塘关是真的禁不住龙王三番五次折腾啊。



  

    此刻神仙们都在瑶池里纵酒高歌,宫殿内空无一人,倒显得格外冷清。敖丙扶着醉得毫无意识的哪吒走在楼阁内,十分吃力地推开一扇门,想让哪吒先躺下休息,他好去寻些醒酒的药物。哪知刚跨进门槛,敖丙就被突然醒来的哪吒一把推到墙上,肩胛骨处传来的疼痛让敖丙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瞪着罪魁祸首,却不由得愣住了。哪吒低着头,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温热的吐息全都喷洒在他的脸上,眸子里一点亮光也无。一双粗糙的手抚上他脖颈处,弄得那处皮肤痒痒的,虎口处的薄茧传来几分烫意,惹得敖丙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这一动作落在哪吒眼里,让他以为敖丙要躲,心中平添些怒气,便故意用手上的茧子使劲摩挲着敖丙细嫩的皮肤。那双手紧紧贴着敖丙的后颈,躲也躲不开,只好默许哪吒的小动作,原本有些热度的脸上更是布满红云。


    哪吒突然松开了禁锢他的怀抱,那只在敖丙后颈处作乱地手也被撤了回去。敖丙不明所以地抬头面前的少年神色冷淡,可那双形状姣好的眼里装满了……委屈。哪吒咧嘴,勾出一个笑,却像是哭了一样,声线比平日还低沉沙哑了几分:“敖丙……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敖丙这下彻底懵了。他慌了心神,手足无措地向哪吒比划着想解释些什么,可哪吒正低头自顾自地抹着眼睛:“你被那帮女人狗皮药膏似的黏着,也不搭理我,毽子也不陪我踢了。你不会是想丢下我自己走吧,敖丙?”说着说着,少年的语气故作凶狠:“就算你想走,天涯海角,小爷也要把你带回来!”


    敖丙愣愣地杵在原地,原本无处安放的双手自然地贴着身体两侧下垂,广袖巧妙地藏住了那双因过于惊喜而僵直的手。他轻轻问眼前勾着头都比他高半个脑袋的少年:“那要是我执意不跟你回来呢?”哪吒揉眼睛的动作顿住了。半晌,他抬头直视敖丙,一头扎进了那双冰冷色眼眸满载的温柔中,未曾有过半分动摇:“那小爷就跟你一起走。”


    良久,敖丙一手握拳抵在嘴边,抑制不住地笑着。圆润的眼角因动情泛着薄红,促着他整个人都染上一层暖意,恰似画里走出来的浊世佳公子,风流当歌。他伸出手环住哪吒的腰,将头埋进了哪吒的胸膛才停了笑,眉眼弯弯地低声道:“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里。”



  

    一直在这里,这个有你的地方。



  

    这数万年的风光我曾与你共看,早已不分彼此。



  

04.

   

    要给哪吒醒酒颇费了一番功夫。也是他彻底清醒后才知道,一向拒人千里的敖丙突然被大张旗鼓地包围,是因为他在向众仙子请教同心结的系法。



  

    同心结……哪吒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敖丙腰侧那个半红半蓝的发结。做工精巧,可谓是相当用心。



  

    回去的路上,哪吒状似无意地托起那个小巧的结,轻飘飘地道:“那啥……给我也整一个?”敖丙瞟了一眼跟衣服颜色差不多的哪吒的脸:“自己做。”



  

    三个月后,哪吒成了“天庭最受欢迎男神仙榜”第一名。殷夫人喜极而泣:“不愧是我儿!”孟婆一面敷衍称是,一面思索:看来是和好了?



  

05.



  宴会结束许久,都没人发现醉倒在树下的太乙真人。真难为他在地上躺了这么久啊。




@炒酸奶真香 我做到了୧((〃•̀ꇴ•〃))૭⁺✧